金沙澳门登录网站

栏目导航
刘德伟:国内乙二醇需求增长未能跟上产量增长
作者:168 发布日期:2020-12-03

  为进一步促进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功能发挥、推动中国石油(601857,股吧)化工等相关产业健康发展,大连商品交易所特与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合作于6月18-19日通过云端直播方式举办2020中国化工产业(期货)大会。

  6月19日上午的液体化工论坛上,福建省金纶高纤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刘德伟出席论坛并以“疫情下行业格局重塑 聚酯企业利用期货辅助经营”为主题发表演讲。

刘德伟:国内乙二醇需求增长未能跟上产量增长

  刘德伟表示,国内乙二醇产能在2019年和2020年呈现暴发式增长,但下游需求增长却未能跟上供应产量增长。今年1~4月,国内乙二醇产量为310.2万吨,同比增长11.66%。其中,煤制乙二醇由于利润不佳产量仅为109.9万吨,同比减少1.17%。在成本端压力影响下,一季度煤制乙二醇产量逐步下行。整体来看,当新冠肺炎冲击市场后,让原本过剩的聚酯上下游雪上加霜。今年1~-4月,整个纺织服装、服饰业累计出口额为763.6亿元,同比下降21.5%。

  以下为文字实录:

  大家好,感谢大连商品交易所及其他主办方给我们金纶高纤这个机会,向大家交流疫情冲击下聚酯行业如何利用期货市场稳健经营。

  我汇报主要分以下四个方面:第一,不违基本面。第二,下看成本,上看趋势。第三,期现控库存,盈利靠价差。第四,平价看全貌。

  我们大家都知道,2020年的一季度由于受到疫情的冲击,我们整个产业链原料和产品价格一路下行。如果我们把整个企业经营听天由命,不做任何套期保值动作,我们一个季度的利润将化为乌有。我举产业链上一个典型的企业为例。比如说一个12万吨的纯涤纱工厂,由于1月到3月底,比如说百纤一吨叠加1675块,对于这样的涤纱工厂的话,一个季度跌价损失就要有1005万元。对于一个314万吨的化纤工厂,如果不做任何套期保值动作跌价损失3.6个亿,对于一个80万吨的乙二醇工厂跌价损失是1.34亿,600万吨的PTA工厂,跌价损失会超过7个亿。我们可以去看,不仅仅是短纤,2020年1-3月份乙二醇跌价1吨是1936块,PTA一吨跌价也是1765块。

  从2019年到2020年我们再更我宏观去看,整个全世界包括亚太区大型炼化工厂集中投产,带来整个亚太区炼化产品全面过剩。对于不同时期的产业链整个产能的匹配是调节库存的基本方向。比如说在2009年到2011年的时候,PTA产能在整个产业链上整个产量负荷偏小,发展到2019年和2021年这三年,整个产业链产能平衡的角度来看,很明显PS的过剩会大于PTA的过剩,PTA的过剩会大于PET的过剩。具体到乙二醇这个品种,我们看一下国内乙二醇的供需状况。

  国内的乙二醇产能及增长的状况,在过去十年,尤其是在2019年和2020年呈现爆炸式的增长,我们可以清楚看到,整个国内乙二醇产量的增长,下游需求增长跟不上供应产量的增长。比如说,2020年1-4月份,乙二醇产量310.2万吨,同比增长11.66%,在其中煤制乙二醇由于利润不好,产量109.9万吨,同比减少1.17%。我们可以看到,在成本压力情况下,一季度煤制乙二醇产量逐步下行。2019年的时候我们看待聚酯的两大原料,我们认为乙二醇产品和PTA产品是难兄难弟两个品种。2020年以后PTA加工空间将逐步向盈亏平衡点回归。按照最新的专利技术,单条产能达到250万吨以上的PTA工厂盈亏平衡点是出厂价格要低于加工空间,给出的是低于450块钱每吨

  具体来讲,当新冠肺炎冲击市场以后,让原本过剩的聚酯上下游雪上加霜。1-4月份整个纺织服装、服饰业的累计出口763.6亿元,同比下降21.5%。截至到3月25日,美联储整个资产负债表的规模是5.3万亿美元,相对于2月末我们扩张了1.1万亿美元。那么就是说由于美国裹挟着全球输困的同时,也给我们人民币加快国际化提供了契机。第三点,从长期现金流稳定角度来看,我们如何看待产业链的投资行为,这个投资行为我们就要取决于当一个项目进行固定资产投资的时候,当年做项目可行性报告的时候,比如说中国的煤化工产业,我们投资乙二醇的时候,说一顿煤化工产的乙二醇现金流会有600-800块,可是三年以后当投产的时候,实际上提供给你的现金流空间一吨是亏300-500块。第四点,从整个疫情后做多原油和其他大宗产品的资金对我们这个产业链也产生巨大冲击。因为在过去20年没有出现过原油在交割月出现负价格的情况,所以说很多基于三年,基于未来五年远期做多大宗商品资金来讲,他们认为PTA和乙二醇跌到3000元/吨含税的价格,抛掉仓储成本和财务费用,拿到2021年、2022年一定是一个相对低的价格,而它不会局限于像我们聚酯行业的人这样,只是去看当期或者当季度的现金流空间,所以它对我们整个乙二醇和PTA价格走势带来了相当的大的影响。第五点,我们要提醒产业客户,我们时刻不能忘记我们是赚取加工空间的,我们一定要有效利用期现结合手段,来保证企业现金流运营的目的。

  第二部分,我想跟大家交流一下。作为我们实体工厂,我们如何去看待我们的成本,也就是说如果价格下跌的时候,跌到什么时候是底部呢?我们一定要考虑这种产品它的什么成本,它的出厂成本价格是在什么情况下。比如说,我们对于五种乙二醇不同的加工路径做了比较,时间关系我只说结论。比如说乙烷裂解的乙二醇成本是2050块,石脑油一体化的企业成本是2700块,外采乙烯成本要达到4050块,甲醇MTO4350块,草酸法煤制乙二醇成本价要达到4900-5100块钱不等。我们可以看到在我们国内尽管中国是一个缺油少气多煤的资源状况,但是当我们的煤制乙二醇面临巨大现金流亏损的时候,煤制乙二醇行业不得不大幅调低自己的开工率,现在还在坚持的,当乙二醇跌到了3000块左右的时候还在坚持的就只剩下炼化一体化的石脑油路线,还有就是来自于中东,来自于其他北美国家乙烷裂解的,因为它的成本很低2050块加上运费八、九块钱人民币运到亚洲,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利润。这也就是为什么之前我们讲产业替代,说中国的乙二醇生产厂商要能够随着我们的产能不断投放,我们能够取代来自于中东和北美的国家。但实际的情况是,今年油价下行反而冲击是我们最大的煤制乙二醇厂商。

  这几张图能够清楚看出来,聚酯产品在过去一年的价格走势,聚酯产品的利润情况。也就是说,具体的讲5月份以来,整个聚酯现金流在分化,POY开始小幅亏损,因为FDY整体负荷较低,所以现金流比POY相对较好,短纤和平片的现金流还维持在相对不错的水平。从后市情况来看,涤纶工厂库存压力环比改善,但是依旧偏高,尤其终端备货较多情况下,一旦价格上涨市场投机的货会重新流回到获利了结。因此,我们看短期情况是上涨幅度有限。但是终端的短期开工环比,比如说印染行业也在不断的提高它的开工率,订单也有一定的相对改善,备货基本上能够维持在相对的高位。也就是说当目前POY价格出现亏损的时候,整个涤纶长丝下跌空间有限。

  我们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到,在2016年到2017年聚酯产能的增速要大于上游,但是2019年到2020年终端产能低于上游,整个需求端的疲弱与上游产能扩张导致的供需矛盾会进一步的凸现。前面我们简单回顾了一下基本面,作为我们企业在具体操作过程中,我们主要如何利用期现结合的手段去控制我们的库存,我们的盈利怎么靠我们的加工价差来取得呢?这里面我也列了一个表。比如说我们看在2019年5月底到2020年5月底,过去12个月的情况,大家可以看出来,整个乙二醇到了2020年1月份已经出现,乙烯法的乙二醇也好,石脑油制的乙二醇也好,已经出现了现金流负数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PTA的现金流大家可以看到到2月底、1月底也都出现基本没有现金流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上游原料的加工空间让利给了下游产品,比如说我们的半光切片,还有三、四百块钱的现金流,水平片还有400多块的现金流。尝试品种由于受到疫情影响,尤其3、4月份以后,受到来自于欧美国家、中东国家对于我们中国纺织服装需求的订单大幅衰减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看到最接近终端的FDY15096,DDY15048,基本上达到现金流相对平衡的阶段。

  我们回顾一下历史,在2019年7、8月份的时候,最靠近终端的FDY和DTY出现现金流接近于零的情况,也是化纤产品相对到底的阶段,今年在3、4月份又一次出现了这两个典型的尝试品种利润空间为零的情况,所以市场上也确确实实是说,尽管还有原油、石脑油、PS向下拉动因素影响,但是化纤产品先于PTA和乙二醇产品,价格先于到底。

  具体操作过程中,我们可以采取的手段有哪些呢?比如说我们可以用远期产品销售订单为依据,买入乙二醇期货和PTA期货套保。如果已经签订产品远期销售合同,可以根据盈利预期,在期货市场上买入套保。第一个我们通过这种方式可以锁定预期的现金流,稳健经营。第二点,可以以保证金锁定原料成本,降低企业资金占用第三点,我们可以规避我们在现货市场上去采购出现的贸易商违约风险。在这点上大家可以回顾一下中国2、3月份,春节刚回来的时候,我们的化纤产品从切片、短纤、平片到长短丝都有利润,但是我们的客户还没有把他们的开工率提高的时候,不同的涤纶厂商采取了不同的定价策略。如果我们能够灵活运用乙二醇期货和PTA期货进行套保的企业,就敢于在2、3月份大幅度拉低产品价格,维持我们化纤企业在最艰苦的2、3月份的加工负荷。但是,如果在那个当时,我们不敢于通过期货市场去锁定原料的话,你把价格到4月份的时候,已经在亏了现金流的情况下去卖,没有锁定3000块钱的PTA,3200的乙二醇的时候,当疫情好转,行情向上的时候,那你就出现了实实在在的亏损。所以说我们要有效利用MEG和PTA进行套期保值。

  另外一点,如果运用的更加纯熟的话,我们还可以利用这两个期货品种去管理虚拟库存。比如说当市场出现前高后低的结构,在保证正常生产需求的前提下,我们可以将多余的乙二醇库存用现货的形式卖掉,或者我们抛入到,马上要进入到交割的近月合约,然后在远月合约再卖回相同货物,节省财务费用,灵活调整库存,盘活资金。同时,还能够赚取期现和跨月的价差。

  这里有一个关键点,乙二醇和PTA多余的库存从哪儿来呢?一会儿后面我们有一个结合库存分析我们营销策略的一个图,我再详细给大家汇报。这里强调两个注意事项,第一个,我们在做套期保值的时候,我们要控制期货的胀库风险。第二个,如果我们采取卖出价格或者买入交割的动作,我们要考虑企业距离期货仓库的远近,一定要注意保证我们生产的安全库存。

  第四点,对于不同的乙二醇我们可以采用灵活选择的方式。比如说我们有三种方式可以选择,我们可以选择现货合约的PTA、乙二醇,第二个我们可以用一般贸易的乙二醇,第三个我们也可以通过买入期货的仓单,从点价或者用固定价格方式从就近的期货仓库提货。

  2020年下半年,随着短纤和平片期货的上市,聚酯行业相关企业也可以把期货市场模拟成一个虚拟的短纤和平片市场,这样测算好我们的加工空间以后,买入乙二醇和PTA的合约卖出短纤和平片的合约,通过这种方式既能够严格执行我们的套保计划,又能够就近通过期货方式提货或者交货的方式来达到期货仓库升贴水赚取利润的目的。

  刚才我们在前面已经提到了,我们如果想去交货,我们多余的乙二醇从哪儿来呢?我这里有一个叫先知者开源,后觉者节流。比如说我们可以看到在2019年3月份的时候,当乙二醇处于高点的时候,我们的聚酯行业仍然还维持在相对高的生产负荷,到了2019年10月份的时候又一次出现,当乙二醇和PTA,期货出现快速上涨,与现货一同大幅拉高,压缩聚酯行业利润空间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聚酯行业整个生产负荷的调整,其实是滞后于期货品种价格幅度的变化。如果我们作为一个有智慧的经营管理者,当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已经给出明确的上涨信号,根据我们已经可以测算的当月的成本已经造成绝大多数品种没有现金流,而在那个月份做不到产销平衡的时候,你就要坚决的去做空远期期货,多余的乙二醇从哪儿来呢?是从你降低负荷的原料合约里来,这样的话,又能够回避生产出来产品的跌价损失,又能够把多余的原料通过期货的方式做空掉,把我们在生产环节流失的利润通过套保的方式,从期货市场上把它赢取回来。

  最后一点,如果实体工厂真正能够纯熟利用期现套保工具,制定合理的套保计划,我们一定要把整个操作计划向管理层汇报清楚,一定要得到决策层的确认,而且在实施过程当中,要全程受控,也就是说如何评价期现套保的成果,我们必须要全面效益评价,要通过期现国收益合计计算考核,而不是单独去计算期货或者比如说按照会计记账的原则,有的12月底回顾全年,有的是3月份回顾上一个财年,我们实际上期货的收益一定要综合考虑整个套保计划完成以后期现合并才能计算盈亏。这一点我们业务人员和财务人员要认真的去领会企业会计准则第24号文件的精神。

  第二点,我们要注意会计报表它是有时效性的,也就是说,我们制定一个套保计划,执行一个经营决策,最终紧紧把牢我们实体企业要赚取原料和产品加工空间的这么一个法宝,我们不能认为我们的套保思路能够完全取代经营方向的决策。在这一点上是提供给具体指导聚酯化纤行业进行套保的专业人员作为参考。

  我们通过以上的汇报,我是希望大家能够灵活的运用期货套保的手段,让实体工厂利润能够稳定面对当前复杂疫情情况,赢取中国化纤行业长远的发展,谢谢大家。

  



Powered by 金沙澳门登录网站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